时尚界的帽子戏法

[   发布日期:2015-1-30   来源:VERVE伟锐服饰-西服定制高级品牌!   浏览次数:2715   ]


        从史蒂芬·琼斯时期的内敛华美到菲利普·崔西时期的喧宾夺主,当代帽饰的发展慢慢暗合了流行时装的形态
  “只要选对一顶帽子就能去伦敦嘚瑟”,帽饰达人们最喜欢的是伦敦时装周,因为这里坚定地信奉着“从头开始”的法则。平日里,宽檐帽、贝雷帽、针织帽甚至手工帽都是街头常见的搭配,花点心思的会选择裹头巾、面纱或者一顶有设计感的出挑帽饰,通常这也会是整身look的点睛之笔。
  在本月初结束的伦敦时装周上,最受期待的鬼才设计师约翰·加利亚诺(JohnGalliano)为MartinMargiela进行了大刀阔斧的重造。整场大秀融合了解构和重组的概念,几乎获得了时尚界一边倒的好评,不少人寄望将MartinMargiela变成下一个JohnGalliano。
  而过往几年MaisonMartinMargiela标志性的无脸面具,原先所有模特都会佩戴面具出场的习惯也被摒弃,只保留了几个夸张的帽饰和怪异的面罩。“毫不意外,那个镀金的骷髅头面具会是加利亚诺处女秀中最受关注的头饰,但它与最初的帽饰文化背离太远。”Style.com上的一篇文章写道。
  虽然时尚圈日新月异,但对帽饰文化的接受度几乎还停留在史蒂芬·琼斯(StephenJones)、菲利普·崔西(PhilipTreacy)“那个无法追忆的年代”。当年威廉王子大婚那天简直成了崔西的个人“买家秀”。以凯特王妃、碧翠丝公主为代表的王公贵族,和以维多利亚·贝克汉姆为首的36位各路名流,皆佩戴出自这位设计师之手的帽饰轮番登场。而从1991年开始,崔西一共获得了六次英国时装协会颁发的服饰配饰设计师年度大奖,这个奖项也几乎成了他的专利。范思哲曾评价崔西,“如果你给他一根小小的针,他都能做出令人惊叹的雕刻作品来:如果你给他一朵普通的玫瑰,他也能写首感人的诗篇。”
  而对于约翰·加利亚诺、克里斯丁·拉克鲁瓦(ChristianLacroix)、让·保罗·高缇耶(JeanPaulGaultier)等设计师戏剧化的呈现手法,时尚专栏编辑克里斯汀·安德森(KristinAnderson)则苛刻得多,“那些夸张的帽饰反而盖过了时装的风头,显得本末倒置。”的确,崔西只要负责设计独一无二的帽饰,但创意总监可就没这么轻松。说到底,任何一件美轮美奂的单品都不足以支撑一个完美的倩影。
  似乎时尚更偏爱那些中规中矩的继承者。在本周刚刚结束的2015秋冬高级定制发布会上,Chanel的俊俏男“园丁”提着水壶,头戴绢网装饰的稻草帽率先登场,其后出现的模特几乎都以面纱点缀,不过搭配毛线帽这种过气又奇怪的做法也只有老佛爷才敢尝试。要说最别致时髦的高定帽饰,还是打着“唯一与Chanel抗衡的老牌时装屋”旗号在2013年宣布重出江湖的Schiaparelli。模特身穿装饰有别针刺绣的纯白套装、头戴摩洛哥式流苏礼帽开场,虽然复出之路坎坷,但从显赫的历史中提炼再创造也算不俗成绩。
  ChristianDior此番也在高级定制秀场上回溯上世纪50年代的旋涡状裙摆、60年代的亮色条纹短裙,就知道怀旧永不过时。加利亚诺的继任者拉夫·西蒙(RafSimons)在入主ChristianDior后的首秀上致敬50年代“新风貌”的优雅帽饰和面纱,虽被认为是守旧的设计,但那些经典重现的场景仿佛再一次契合帽饰诞生的初衷。
  对“新风貌”代表人物克里斯汀·迪奥而言,“没有帽子,人类就没有文明。”可见帽饰文化在欧洲服装传统礼仪中占据着重要地位,如何选帽、戴帽也是名流家族的必修课程。资料显示,“在欧洲王室,不会戴帽的女人和一个不懂礼仪的女人一样是绝对不招人待见的角色。”
  在当代服饰近百年的演化史中,帽饰的发展慢慢暗合了流行时装的形态。从史蒂芬·琼斯时期的内敛华美到菲利普·崔西时期的喧宾夺主,后者自言,“它们是那种半是建筑物、半是帽子的东西。确切地说,是某种建筑物、手工艺品再加上某种魔力成分的混合物。”传统意义上应该被框定在头部范围内的帽子,不断溢出轮廓以外,这些占领其他空间的帽饰似乎成了其主人显示自己权威的隐喻,也许这正是崔西备受追捧的原因之一:人人都想成为竞争中的胜利者,如果难以在现实生活中做到,那起码在想象的空间里高人一等。
友情链接:百度  网站之家 成都西服定做